夕吹

疯了。
薛之谦你要是再穿深V我就要疯了。
诱人犯罪。

“哟,这是哪家的角儿呀,长的这么好看。”
包厢之内,传出一个戏谑的笑声。陶家大少爷翘着个二郎腿,身子斜斜地躺在酸木枝的椅子上,眼睛中闪烁着恶作剧般的笑意。
台下的戏子眼眸轻挑,盖满粉黛的脸却仍非常好看。他还在戏中,眼神还似少女般情意绵绵,仿佛有泪水就要掉下。可他的嘴角却是扬起的,这个斜度,不多不少,恰好也是一种挑衅,有带有一点点调戏。
陶少爷要去拿茶杯的手僵在了半空中,有些恼火地向下望去――他刚刚,是不是被一届戏子调笑了?
他顿时一口气憋在胸前。
好在不一会儿戏就落幕了。
陶西本想立马离开,可那个旦角却往前走了两步,站在了戏台中央,轻轻开口:“刚刚是哪位爷调笑在下了?莫急着走啊。”他的声音清亮,柔中带刚――这分明是个男子。
陶西迈到一半的步子停下了。他一个回旋回到包厢,靠在凭栏上,挑了挑眉:“有何请教?”
“在下白舟,想请爷喝杯茶。”白舟一扬头,目光刚好就对上了陶西,“――爷应该敢来吧?”
明显的挑衅。
陶西正是心浮气躁的时候,想也没想就脱口而出:“这有什么不敢的?”
“那好。下午申时,白舟在碧春楼恭候爷。”他并没有选择旦角的姿势,而是抱了个拳,眼底净是笑意。

抓住了。

评论(7)

热度(106)